阿辞

阿辞

 
   

How a raging love
can end no one wins
I hate your delicate smile
like a thief in night


一首shoegaze 十九世纪英国韵体诗般美妙的歌词

 
 
 
   

杀死比尔配乐 这咬字也真是没谁了 略性感又不失天真 这是一首听着听着就会让人扭起来的歌

 
 
 
   

第一眼就很有感觉的雕像。

 
 
 
   

云层裂开 分不清到底是在仰望天空 还是从深海望向海面

 
 
 
   

想起了寂静岭病院 梦游患者 精神病人 恍惚的光影

 
 
 
   

  东方和寒蝉的完美结合 和风的极致 

【春风十里 不如你】

 
 
 
   

你是我未曾越过的高山,我心是你未曾见过的花海。